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末世之生存日记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生存日记 > 第五节 攻略彩虹城

第五节 攻略彩虹城

作者:巴沙斯基
    啥都不说了,11042路发车了!

    ∞∞∞∞∞敲碎空格键的分割线∞∞∞∞∞

    边小志有些疑惑,从听见敲门声到开门,前后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外面的人就算逃跑,屋里也应该能听到动静才对。更何况敲门的是警察,只听说有不开门就直接破门而入的,可没听说过不开门反而消失不见的。

    正要转身回屋,边小志突然感到一阵微风拂面,就像是有人从身边走过一样,可眼前什么都没有。边小志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觉得自己可能是因为昨晚喝了太多的酒,加上休息的也不是很好,以及警察敲门带来的紧张所致,也就没再多想。可是当他刚把头转过来,就如雕塑般站着不动了。

    阳光斜斜的从窗户中照进室内,边小志觉得眼前的空气似乎在隐隐的波动,仿佛不断蒸腾的热空气一样,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出来。看那轮廓,很明显是个人的形状,不禁大吃一惊,立刻就抽出了自己的皮带,按动皮带扣上的装饰铆钉,垂在手中的皮带忽的一下就变成了一把又细又薄的长剑。边小志伸手一拉,将裹住剑身的皮带拽掉,锋利的寒光立刻让室内的空气似乎都降低了几分温度。

    韩俊平和黄子栋一见边小志的反应,也立刻抽出了各自的腰带,分别变成了两把不同的武器。韩俊平手中拿着的是一根短棒,表面布满了一层细小的倒刃,黄子栋则是双持,他的腰带变成了两根细细的管叉,斜长的叉头锋利而又尖锐。

    “都先住手……”空气中有人说话,韩俊平等人心中大骇,这时候住手岂不是在找死。没想到敌人居然能够隐身,再犹豫下去恐怕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便互相递了个眼神,见意见一致,同时剑棍并举,就要痛下杀手。

    “我是阿文……”在话音响起的同时,三人眼前的空气如水幕般波动不止,很快就显示出一个人来,正是老大的智能管家。就见他一手高举抓着短棍,一手护胸握着一支管叉,只有边小志的长剑悬在他的头顶,压得头发有些轻微的下陷。

    “我操……”、“我日……”、“我靠……”三人异口同声的用三个不同的词汇表达了同一个意思。

    “我去……”阿文也说了一句粗口,松开了手,掌中无数细微的伤口正在向外渗着血丝。

    “你还会骂人?再说两句听听……”黄子栋收回管叉重新合成皮带,一边往腰上系着一边好奇的问道。

    “你的这个功能太牛逼了,估计没买票吧?”边小志嘿嘿笑着问道。

    “怎么说是警察呢,难道你不知道暗号……”韩俊平没去关注这些新奇的东西,而是问起了这个问题。

    “因为倭区警察最多再有10分钟就到……”阿文快速的低声说道,“第二批队员已经到了,就在楼下,芮蕾和廖长胜两人各开一辆计程车,陆三虎和庄立军他们都在车里,司机在后备箱……”

    “什么,你们抢了计程车?这是怎么回事?”韩俊平几人顾不得再问其他的问题,因为他们没想到第二批队员会是这么一种来法。

    “都是陆三虎惹的祸……”阿文说道,“暂时先不说这些了,有什么办法能够帮他们脱身吗?”

    “这里不行,我带你们去个地方……”韩俊平想了想说道,“老大什么时候到?”

    “我们一起离开的机场,但是他现在在哪儿我不知道……”阿文竟然不知道阿乐在什么地方,这又让三人吃了一惊,“他应该是在一个豪华酒店里落脚,因为临时出了意外,就让我先带他们几个和你们汇合,他和你们队长还有猴子在一起,我能找到他们,不用担心……”

    既然大致的情况都已了解,时间又很紧迫,三人立刻收拾了一下,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大声喧哗着来到楼下。黄薇安正跪着擦地,见他们几人下来,眼圈立刻就是一红,但是随即低头继续干活,用倭语说道,“十分抱歉,没有想到客人会下来,稚子正在打扫卫生,请原谅……”

    韩俊平点了点头,说了句“代伊久必……”就去问坐在前台里的肥婆,“米西米西的有?”同时比划着往嘴里扒拉东西的动作。肥婆这次没有骂黄薇安,而是立刻笑着说道,“啊客人想品尝我们天下厨房的美味啊,我可以让人带你们去……”

    “不用了……”韩俊平说道,“我们叫了车了,谢谢你的好意……”说着又是一百点划了过去,把肥婆高兴的眼睛眯得都快看不见了,心想说句话都能有钱赚,看来真是个好兆头。

    韩俊平联系昨天的那个专车司机,这家伙就在宾馆的后院里躺在车里睡大觉,见召唤他的又是昨天那位出手阔绰的高丽客人,立刻精神百倍的将车开到了门口。

    来不及打招呼,韩俊平告诉已经隐身的阿文,让他通知芮蕾他们跟着他的车走,他带他们去一个地方,哪知耳机里传来芮蕾他们几个人的声音,原来阿文已经设置了公用频道,这下大伙儿都非常高兴,三辆车于是就向彩虹城的方向开去。

    专车司机一路上都在呜哩哇啦的奉承拍马屁,韩俊平没有理他,直接用信用点让他闭上了嘴。那家伙相当识趣,专心开车,开得又快又稳。不过他时不时看倒视镜的动作引起了韩俊平的注意,就漫不经心的说道,“哈,那是我们昨天在这里认识的朋友,也是来游玩的,约好了今天一起来品尝美味……”这才打消了专车司机的疑虑。

    众人下车后并没有马上就聚到一起,而是三三两两的融入到了广场上的行人之中,一边溜达一边向升降梯前集中。这时广场附近传来了警笛声,从不同方向开过来七八辆警车,将芮蕾她们舍弃的两辆计程车给包围了起来,众警员纷纷从车里出来,荷枪实弹,如临大敌。

    “放心,计程车里的监控信息都已经被清除,他们找不到任何有关我们的资料……”阿文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芮副队长,还有各位队员,刚收到阿乐和你们队长发来的信息,现在播放……”阿文停顿了几秒钟,一段声音响起,是阿乐的声音,“我是阿乐,对于陆三虎今天的行为我不做任何评论,由你们的队长负责处理。我相信各位和我一样,都希望这次的任务能够顺利完成,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以任务为优先考虑。华夏和倭族之间的仇恨,不是也不应该成为不遵守纪律的理由……”

    随即阿文又切换了另一段音频,这次是高旭的声音,“刚才乐哥也说了,我就不再重复了,一句话,先干活,再报仇……谁要是再违反规定,我就执行战场纪律……别忘了,基地和司令都在看着我们呢,猎鹰也在看着我们呢,别再给暗影丢脸了……”

    韩俊平三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从刚才两位老大的话里,也能听出来是陆三虎闯了祸,只能无奈的苦笑。这货打仗是把好手,闯起祸来也绝对不差,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才惹出了这些无谓的麻烦。你想,一般的冲突最多就是道个歉,还可以说是语言不通造成的,可是现在都发展到了抢车,那看来一定是闹的动静不小。

    大家都不再说什么,芮蕾狠狠的瞪了陆三虎一眼,廖长胜也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向韩俊平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可是一个好地方,想要甩掉警察恐怕再也找不到比这里更合适的地方了……”韩俊平笑着边说边插卡叫升降梯。

    轻车熟路,韩俊平带着大家来到了彩虹城的地下世界,因为是白天,人还不是很多,莫西干鬼子也没出现,韩俊平就临时当起了导游,领着众人游览观光起来。这下可让今天到的队员们大开了眼界,边走边看,惊讶赞叹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鬼子的建设和发展确实有其独到之处,同时也暗暗记下了这里的地形和方位。

    “副队,昨天我们三个就已经来过一次这里了,从当地的混混嘴里多少打听到了一些这个地方的事情……”韩俊平边走边进行汇报,看起来还真有点导游的意思,“这里叫做彩虹城,可以说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不夜城了,能容纳一百二十万人在这里生活和工作,现在的实际人口已经接近一百八十万了……另外,这里是完全的法外之地,联邦的任何势力都无法在这里存在,因此这里又是全世界犯罪组织的天堂,你能想到的任何违法行为,非法交易,都可以在这里找的到,不管你是想买核弹,还是想给自己换个心脏,或者想要某个前总统老婆的内裤,只要你想,就会有人帮你搞到,当然,这需要有足够的金钱才行……”

    “这里一共有五大组织,其中势力最大的一个就是本土的雅库扎,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山口山,被老大一刀劈了的那个渡边太郎就是他们的五代目渡边芳则的亲孙子,他老爹就是上个月咱们在汉京抓的那个老鬼科学家。谁能想到他们这家人竟然这么有意思,爷爷是**的老大,父亲是位科学家,孙子却居然是军队里的情报人员,还是个有执照的剑客……”众人听了都是莞尔一笑。

    “山口山现在的老大是筱田建明,按顺序他是第六代头目,12年前渡边爷爷主动禅让退位,他才当上了老大。哪知刚过了半年,连椅子还没坐热就被抓进去蹲了六年大牢。要说这货也不容易,前后辅佐过两任老大,一个比一个在位的时间长,渡边爷爷居然愣是一口气干了十六年的老大,而他则是名副其实的千年老二,在二当家的位子上一干就是三十年。有人说,他是实在熬不下去了,才下狠心逼渡边老爷爷退了位……”

    “那这里就是他们的基地了?”芮蕾看了看周围的店铺和建筑说道。

    “是的,这里是山口山总部的所在地,他们是整个倭区黑道组织中最大的一个。要知道全世界就倭区承认**是合法组织,他们这里大大小小的社团组织差不多有三千多个,其中最大的只有三家,成员占了倭族**份子的百分之九十五,而三家里山口山又比剩下两家加起来都大,正式的和后备的加起来差不多有十五六万人,相当生猛。”

    “二十年前阪神大地震的时候,最先开始抢险救灾的不是当时的鬼子政府,而是山口山,你们说他们有意思吧?另外,据说在他们总部的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我们不雇佣童工,我们不贩毒,也不乱扔烟头……”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觉得这个山口山真的很有意思,很有社会正能量嘛。

    “他们的业务……几乎什么都干,最基础的就是路边摊,喏,就是这些摊贩……”韩俊平指了指附近的那些小街商贩,“还有就是拐卖妇女,走私军火,影视娱乐,旅游房地产等等……”

    “啊?他们也干这个?那咱们老大……”黄子栋冷不丁冒出了这么一句,见大伙儿看他的眼神不对,立刻一吐舌头缩了一下脖子,“咱们老大那是正当生意,不像他们,打着正当生意……的……幌……子……”这回大家都不看他了,反而都沉思了起来。

    “先不说这些了,渡边家族的情况打听的怎么样了?”芮蕾问道,“还有研究所的所在地在什么地方?”

    “渡边家族的具体位置还没来得及打听,但是有了线索……”韩俊平愣了一下赶紧说道,他正在想着黄子栋刚才说的那两句话,虽说这是两件完全截然不同的事情,可也确实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在里面,“我们三个昨天晚上在这里的一家会所装了一回土豪,这不,就是前面那家……”韩俊平只是抬了抬下巴,并没有用手去指,“那家叫影月湾的会所就是渡边家族其中的一个买卖,老板就是那个死鬼孙子的姐姐……至于研究所的位置,也是间接线索,我们三个所在的旅馆老板和那个研究所有些关系,会不定期的绑几名没钱的游客送给他们,用来换取给他女儿治病的机会……”

    “行啊你们,干得真不错……”芮蕾对先期队员所取得的成绩感到很满意,心情大好,于是说道,“走,咱们也进去瞧瞧……”

    韩俊平带着众人走到影月湾的门口,因为还未到营业时间,大门紧闭,只有几个清洁工在做营业前的准备工作。众人一看时间尚早,就继续扮成游客,东走西瞧,零嘴尝鲜,倒也难得悠闲时刻。

    就在众人消磨时间闲逛之时,耳机里响起了阿文的声音,“阿乐和你们队长已经到了,就在附近,让我们现在过去,位置我已经发到了你们的通讯器上……”

    众人忙拿出各自的通讯器,调出导航功能,果然看见界面上有两处亮点在闪烁。一处较多的蓝色不用说就是他们自己,附近不远的两个绿点应该就是两位老大了,便按照导航的指引向阿乐他们走去。

    目的地是一家传统风格的餐厅,清静素雅,经营的主要是倭式料理和拉面。

    正厅里没有什么客人,只有一对像是夫妻的中年男女在忙碌,见众人走进店面,忙不停的招呼问候。一个身着白底绣花图案的倭服小女孩将他们引到了一个隔间,就去厨房准备上菜。阿乐和高旭已经在里面坐着了,桌子也拼起了四张,占了两个隔断,见大伙儿到来,阿乐忙放下手中的筷子,招呼到,“来……来,都坐都坐,今天就让你们尝尝正宗的倭式拉面,这家做的拉面还真他妈的好吃,我都吃两碗了……”众皆愕然,这位大哥合着就是奔着吃的来的啊!

    高旭见大家有些局促,就说道,“这里人少清静,咱们边吃边聊,这鬼子呢,也不全都是坏人,跟咱们有仇的是那些脑子进水的混账王八蛋,普通老百姓能干什么,还不是得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再说,能把简单的面条做的这么好吃的人,心地应该也坏不到哪里去,来,都别站着了,快坐下……”

    大家一听也确实是这个道理,便纷纷坐下,正好宽绰,很是舒服。这时隔间的屏扇被拉开,刚才引位的那个倭族小女孩正跪在门外,将盛有拉面的餐盘放在身前一尘不染的木地板上,小心的从外面推进隔间,再躬身进来,跪下端起,起身,一一摆放到桌上。因为人多,此番动作足足往来重复了五六趟,人小体弱,又要仔细每一个步骤,把个小脸累得通红,额头和鼻尖都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待饭菜上齐,众人开动,立刻惊呼拉面果然好吃,纷纷大快朵颐起来,一时间隔间里尽是唏哩呼噜的吃面喝汤的声音。阿乐又吃了一碗,实在撑的吃不下去,就随便夹些佐餐小菜,权当清口。

    小女孩忙前跑后,忙得也是不亦乐乎,众人有些不忍,便放慢了吃喝的速度,好让她有个歇息的时候。

    大家一边吃着,一边互通了情报,席间阿乐倒没说什么,高旭却严厉的将陆三虎批评了一通,韩俊平三人这才明白事情的原委,要说起来还真是陆三虎的不对。

    在从机场去酒店的路上,陆三虎突然觉得肚子有些难受,就想找个卫生间解决一下。哪知倭人的公共卫生间比华夏的还不如,既没有手纸,而且也不卖,只能是自备或者到商店购买,陆三虎来了脾气四处寻找。好不容易看到一家卖文具的书店,见货架上有“手纸”的标签,就买了一包,哪知用的时候才发现是写信用的信纸,光光溜溜擦得极为麻烦,更是火气冲天。

    有倭人见其拿着信纸如厕,就笑话他没见过世面,陆三虎正在气头,便骂人八嘎亚路,这下引来了不少路人围观,纷纷指责陆三虎是乡下野人,让他更加恼羞成怒,便动了拳头。可他是什么人,一拳就恨不得将人打死,待芮蕾她们在计程车上左等右等的不见他回来,就来寻找,这时已经有人报了警,没办法,只得将司机打晕扔在后备箱,抢车逃跑。于是才有了之前紧追不舍的警车。

    “这能怪我嘛,明明写的是“手纸”,可谁知道是信纸啊……”陆三虎正端碗喝汤,听到大伙笑他因为一张擦屁股纸就差点闹出人命,就咕咕哝哝的说道。

    “你还有理了……”高旭也是哭笑不得,“那你就不会问一下手纸用倭语怎么说吗?差点耽误了大事……”

    “问了我也记不住啊……”陆三虎大呼委屈,“屎都到屁股门了,谁还想着先问一下手纸怎么说啊,要怪只能怪鬼子抠门,公厕为什么不卖手纸……操,我这正吃饭呢,怎么说到屎尿上来了,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吃饭了……”

    众人听了再也忍俊不止,哄堂大笑起来,笑得个个前仰后合,这事也就掀篇不再提了。

    “队长,你说山口山他们为什么要把基地建在地下呢?”黄子栋若有所思的问道。

    “这还用我解释吗?”高旭看了一眼黄子栋,“这里可是倭人的三都之一,如此重要的城市,怎么可能允许有法外之地的存在?所谓白与黑,正义与邪恶永远都是相对的,每一方都会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在没有达到一定的规模和实力之前,都会处于半地下状态,这叫蛰伏你懂不懂?”

    “哦……原来是这样,队长,我明白了……”黄子栋点了点头,“就好像咱们的香江特区,晚上12点以后,有些地方就不是联邦的地盘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廖长胜插话道,“尤其是现在很多有实力的非法组织都会用合法的方式进行包装,用国际化公司化的方式来经营和管理,用合法的生意来掩盖他们见不得人的行为……”

    廖长胜边说边用筷子夹起碗里的一片牛肉,正要往嘴里放,忽然觉得周围有些异样,便抬眼看去。见众人都在盯着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夹着牛肉上下左右的打量自己,还以为是有残羹剩汁甩到了身上,可是什么也没发现,又用手摸了摸面颊,也没沾上什么有碍观瞻的汤汁菜叶,便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目瞪口呆的看着阿乐和高旭,连夹着的牛肉掉了也没发觉。是的,他想起闲逛时黄子栋说过的话,这……这也太凑巧了,现在就是想解释恐怕也解释不清了……

    “我知道大家想说什么……”阿乐倒是神态自若,丝毫不见有任何的尴尬或者惊慌,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才笑着说道,“其实也不怪大家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有时候连我自己都在怀疑,我现在做的这些事情是不是有些过于明目张胆了。不过我觉得你们还是忽略了几个重要的区别……”

    见众人都在看着自己,阿乐继续说道,“首先就是出发点不同。山口山我想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和政界的关系也是世人皆知,据说有不少的政府高官甚至是首相都出自于这个组织,他们的目标在于攫取更大的权力。我呢,啥都不是,就是一个穷丝,没啥大的追求,半年前还只是个宅在家中玩游戏吃泡面的撸瑟,没爹没妈不说,就连住的地方都是别人帮忙给找的。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我的大学,交往最多的人就是我的女朋友和余老板,你们想想看,像我这样的人,别说去当**了,就是想找份正经工作,恐怕都不会有人要吧……”

    “但是没追求并不等于我连理想也没有,我的人生理想就是当个山大王(众人笑……),当然,不是那种打家劫舍式的山大王,而是一个能够造福社会,回馈社会的现代好大王。我想带着人开山建屋,修路耕田,自力更生,自给自足,不怨天,不尤人,实现当年太祖的宏伟愿望……(众人又笑……)。

    “所以,我就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大好的青春这样给蹉跎没了实在很可惜,就找了我女朋友和余老板商量,没想到他们都很支持我,于是才有了现在的自然之力集团公司,才有了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拍电影,建影视基地等举措,其实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理想。从这一点来说,你们觉得我和山口山一样吗?”(众人摇头……)

    “再有就是基础不一样。人家已经发展了一百年,我才半年,人家有这个彩虹城,我才只有一个原点基地,人家有遍布世界各地的产业,我连一部电影都还没拍明白,最关键的,是人家有人。光在这里就有十五六万,全世界加起来恐怕不会少于二三百万。再看我,别说和他们比不了,就是和咱们历史上的瓦岗寨水泊梁山都没法比,人家好歹还有好几万人马呢,我就算把在座的各位全算上,也才不过才千把来人,想当**,没人你当的了吗?”(众人又摇头……)

    “最后,就是合法性不一样。山口山的合法性不过就是一纸文书,咱们太祖当年创建社团的时候也有文书,区别在于你能不能成事和成了事之后做什么。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胜者王侯败者寇,成了,你就是合法,别人合不合法你说了算,败了,你就是贼寇,别人抓你打你也是你活该。可是如果成了事之后你开始干坏事,时间长了自然会有人起来推翻你干掉你代替你,如果你干的是好事,那么人们就会支持你信任你拥护你。我阿乐以前没干过什么坏事,以后也不会去干坏事,所以我的女朋友,你们的队长,还有你们司令和他弟弟,才能相信我,支持我。但是最支持我的,不是他们,而是另外一个人……”

    “谁?”黄子栋问了一句,其他人也都探询的等着阿乐说出答案。

    “阿文……”此言一出,除了高旭,其他人都傻掉了,愣愣的看着阿乐,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们不要惊讶……”阿乐看着众人说道,“当初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和你们现在的表情一样,后来你们队长也是这副表情,现在轮到你们了……”

    “老大,你说他……阿文……是一个人,是指什么?”黄子栋结结巴巴的问道,其他人的目光也都充满了求知欲,等着阿乐继续说下去。

    “是这个……”阿乐指了指自己的头,“他有了意识,就像你们,像我,像其他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那样,可以自己想事情了……”

    “可是就算他有了意识,您为什么说他也相信你呢?”黄子栋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告诉了我一件事……”阿乐于是就把那个奇怪的游戏,阿文的来历,还有自己的身世简要的向众人说了一遍,听得所有人是彻底的无语,都看着各自的饭碗在发呆。

    阿乐知道他们是在消化这些事情,也就不再多说,静静的喝起茶来。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一个科幻故事,先别说理解和接受了,能不能相信都是一个问题。

    “今天我之所以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大家,是因为我相信你们……”阿乐看着沉思中的众人说道,“我相信你们,就像相信你们的队长,我的兄弟一样,能够和我一起保守这个秘密,我们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一起走下去……今天我们就要在一个未知的地方并肩作战,我不知道这次任务结束后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回家,但是我阿乐不想因为这个秘密的存在,而让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有所遗憾……”

    良久,芮蕾说道,“老大,虽然我不懂你说的这些什么意识啊,消息啊,山大王之类的事情,但是我明白一件事,嫂子能相信你,跟着你,这就足够了。我相信嫂子不会看错人,所以我也相信你,只要你别辜负了嫂子对你的一片心意就行,要不然我真能让你连嫂子的小手都摸不着……”

    芮蕾这一开了头,其他人立刻活跃起来,七嘴八舌地纷纷赞同起来。

    “就是……就是,我们相信队长,队长相信您,我们也相信您一定是个好大王……”这是廖长胜说的。

    “老大,我读书不多,但是我就觉得你和队长都是好人,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上厕所都会带着手纸的……”这一听就是陆三虎,立刻遭到众人一致的大白眼和哄笑。

    “嗨,别说老大你想当**了,就是想建立一个社会我黄子栋都跟你干了……”高旭直接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个爆栗,疼的他呲牙咧嘴的傻乐呵。

    “我就等老大指哪打哪了……”庄立军一向话不多,简单干脆。

    “要不咱们直接把这里拿下吧,老大你说怎么样?”边小志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我觉得还是老大那句话说得对,一切以任务优先,等咱们先解决了这事,再看看老大想不想干票大的……”韩俊平一向稳重,把众人的焦点又引回到阿乐这里。

    正当众人兴高采烈的议论纷纷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伴随着高声呵斥还有小孩的哭叫声,听起来像那个跑堂的小女孩,阿乐示意过去看看。众人正要起身,就听芮蕾说道,“还是我去吧……女人说话方便一些……”便起身拉开屏扇走了出去,阿乐不放心,让阿文也过去策应。

    见芮蕾出去,众人便不再喧哗,静心听着外面的动静。

    芮蕾刚走到正厅,就看见几个身着倭服的蛮横之人正在殴打店主,拳打脚踢,劈头盖脸。店主的老婆在一边跪着不住的磕头哀求,那个端饭上菜的小女孩正扑在倒在地上的店主身上,想用她弱小的身躯保护父亲,可是却得不到那几个浪人的丝毫怜悯和放过,其中有个猥琐不堪的浪人一边拿着木屐敲打那小女孩的身体,一边将脚伸进她的衣服下摆肆意的猥亵。

    芮蕾立刻就火冒三丈,打人可以不管,可这个王八蛋怎么能做出这样的畜生之举,这可还是个孩子啊。二话不说,就从桌上的筷筒中拿出一把筷子,几步走到倭人附近,也不说话,甩手就将筷子抛了出去。

    那些筷子仿佛无锋短矢,直奔几人扎去,芮蕾同时欺身迎上,左拳右掌,分袭倭人的头顶和胸口,用的居然是华夏著名的秀春女人拳。加上身子灵便,如蝶似燕,闪展腾挪,上下翻飞,拳拳到肉的噗噗声不绝于耳。

    这几个倭人一时没有防备,直到挨了数下之后才发现袭击他们的是一个游客打扮的外区女子,立刻哇呀怪叫,忍着痛将芮蕾围了起来,纷纷拔出别在腰上的肋指,手持利刃,就欲行凶。

    这几个倭人还没动手,就突然东倒西歪起来,仿佛有个看不见的人在狠狠的击打他们。芮蕾知道是阿文在暗中协助,立刻使用寸巧之术,夺下两柄短刃,屈膝低身,旋风般转起圈来,刀刀削向这几名倭人的腰腹腿侧。就见碎衣纷飞,鲜血四溅,吓得店主一家连滚带爬的躲到一边,互相搂抱着瑟瑟发抖。

    很快,这几名凶悍的倭族浪人就都倒在了血泊之中,都还活着,只是血流甚多,半身以下尽是寸许深的翻肉伤口,疼的连哀嚎的力气都没有了,像几只死猪一样低声哼哼个不停。

    阿乐已经和众人来到正厅,见此情景,却不惊慌,反倒大模二样的居中坐了下来,将手中拿着的一个背包放在了脚边,看着店外,像在等什么人来。高旭一见,示意警戒,众人分散站开,店内立时生出一种肃穆萧杀的感觉来。

    “阿文,我说你翻译,直接用我的通讯器外放……”阿乐说道,“店家,不用怕,一会儿如果有人来找麻烦,我们会处理,所有的损失由我们承担,正好你的店面也可以重新装修一番了。”

    电子合成音即刻响起,躲在墙角的一家三口先是惊诧不已,随后便是捣蒜一般的磕头说道,“请贵人快走吧,您不知道这些人的厉害,现在的问题已经无法解决,要出人命的……”

    “呵呵……就是知道要出人命,我们才不能走,如果我们走了,你们怎么办?难道他们能放过你们吗?”阿乐有些不解。

    “贵人有所不知,这些人不是我们山口公司的人,是另外一家叫稻香公司的人,因为要强行收取互助基金,我没给他们,才被打的,一会儿我们的人就会赶来,所以还是请贵人们赶紧离开吧,免得惹祸上身……”店主这时恢复了一点力气,靠着墙气喘吁吁的说道。

    “这样啊……”阿乐看了一眼警戒的众人,见大伙儿都是目不斜视的岿然不动,心中很是感动,“没关系,如果你们的人先来了,我们做个见证再走,如果是那个什么稻香镇的人来了,起码你的店不会被砸……”

    店主正要再劝几句,就听街面上乱哄哄的像有不少人赶来,便不再作声,躲在墙边伸头探望,见到第一个走进店里的人时,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高声喊道,“武隆君,我在这里……”

    说话间数十人来到店外,立刻分成两组,一组守在门外,一组走进店内。全都是西装革履,精神干练。如果戴上墨镜,不用说肯定就是社团份子,现在没有墨镜,看起来也和高级护卫差不多少。

    被称为武隆君的中年人刚进店面就愣住了,紧随其后的几名随从也立刻停下了脚步。他们不是看到了那几个倒在地上流血不止的人,而是感到了店内一种压抑的氛围。观察了一下阿乐他们的坐相和站姿,武隆疾步走到阿乐的面前,神情严肃的顿首说道,“能否请客人说出名号,我们山口公司将会万分感谢您的帮助。”

    阿乐没说话,看了他一眼,发现此人的西装左襟处别着一枚徽章,卧菱形,图案像个三叉戟的样子,也像个山字,便掏出通话器,调出了一张图片,放到武隆的面前,沉声说道,“请让影月湾的渡边美月小姐移步至此,我有重要物品转交。”

    武隆看清了图片之后,惊呼出声,倒退两步说道,“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渡边君的佩刀图片?”

    “我说过,请渡边美月来和我说话,其他的,你没资格知道……”阿乐说着,缓缓地从放在脚边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白布包裹,放在了桌上。

    武隆见此,也不迟疑,立刻拿出通讯器,低声说了几句,然后对阿乐鞠躬说道,“请阁下稍等片刻,美月小姐很快就到。在此之前,阁下和各位的安全,将由我们负责,请不必担心。”说完就退到门外,当街站立,颇有一股横刀立马的感觉。

    不大会功夫,另一个方向也走来了一群人,却不像山口的人那样衣装统一,而是都穿着宽袍大袖的传统倭服,腰里别着或长或短的刀剑,脚踩木屐,呱嗒呱哒的一路走来。见店外已经有山口的人在守着,便在不远处停下,扎堆聊起天来。

    外面的街道上此时已经空出了很大的一片地方,路人游客要么绕道而行,要么站在远处观望,没有人敢从空地上穿行而过。

    又过了一会儿,街道两边先后出现了一伙人,渐渐向拉面店走来。左边的人衣着统一,步伐一致,无人喧哗,气威势大。领头居中的是一名身穿玄色倭服的女子,衣襟处用银线丝绦绣着彩云追月,身材高挑,挽梳嫀首,瓜子脸粉若桃花,卧蝉眉峨秀入鬓,一双凤眼秋波若水,步态婀娜柔若青莲。两边各有两名高大健硕的护卫随行保护。

    右边走来的仍是一群乌合之众,吵吵嚷嚷,刮躁不休,带头的是一位面色苍白的公子哥,穿着西装敞着怀,手里拿着一把带鞘的倭刀。看见对面走来的女子,高声叫道,“美月小姐,没想到这点小事就把你给惊动了,看来以后我还要多拜访你们几家店铺才是啊……”

    美月还没说话,那个病怏怏的公子哥突然歪着头不说话了,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歪嘴斜眼的不敢挣扎,踉跄几步走到渡边美月面前,噗通跪倒,却不说话,只是看着左边的方向。

    “美月小姐,请进店一叙……”阿乐的声音从店里传出。

    公子哥身边的浪人护卫们呼啦就想围上,山口这边立刻蜂拥迎上,双方剑拔弩张,一场恶战已是箭在弦上。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