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穿越射雕之宁宗三子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穿越射雕之宁宗三子 > 第十八章:叶怡

第十八章:叶怡

作者:离轩墨01
    “公子,前方就是长江水路的渡口,我们可以乘船直达临安。”叶青打马指着前方的江面。

    “好,”赵埛一笑,乘坐水路比赶陆路要轻松不少。“驾,驾。”两人打马向前赶去。

    此时在江面渡口处,船来船往,在每条船上都装着货物,南宋的商业非常发达,船只也是世界顶尖,每天都有着无数的财富围绕长江这一条水路产生。

    赵埛看着忙碌的工人们在船上或是卸载,或是装纳货物,心中不由感叹古人的勤劳与智慧。在这些船的旁边有着一条花船上面打着“叶”字旗号颇有些与众不同。

    叶青负责着赵埛的出行,当即靠上前抱拳对张罗着开船的老翁说道:“不知贵船能否搭载客人。”

    那人看了眼叶青,见叶青穿着不凡,腰间更是挂着一柄大刀。说道“这位侠客,离此地往东一里有一处渡口在哪里有专门搭载客人们的,我们这只是家里的私船,是不搭客的。”

    “老人家莫要忙着拒绝。”赵埛含笑,叶青的态度显得有些萧杀,怕是有些吓住眼前的老人了。“我们是要前去临安省亲的,外出两年还未曾回过家,这些权当船费。”赵埛说着掏出一张百两的银票递了过去。

    老翁手里拿着赵埛塞来的银票还要说话,但听船里有女子声音传来“吴叔既是同路,不如就搭上他们吧。”这声音清雅婉约,犹如秋菊般淡慕可人。

    叶青和赵埛上了船,这艘花船有两层,赵埛和叶青分配在靠着船头的房间。船头虽然风大,但是向阳倒也符合赵埛喜热的爱好。在下面一层,应当是放着一些杂物。

    江水悠悠一条条波纹,在船的边沿荡了开去。这般飘了两日,通过有意无意的交谈。赵埛对这艘船有了更深的了解,这是艘护送自家小姐前往临安的船,而这位叶小姐擅长抚琴,也许是在边关待久的原因,这位叶小姐的琴声之中虽然有婉约的少女柔情,但是也时常出现刀剑共舞的杀伐之声。

    “铮铮铮铮,”琴音不断,一道女声传来:“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3,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在女子唱这首曲时,整个船好似陷入迷梦之中,进入到当年岳飞的战场,要收拾山河。

    “好,好,好。”赵埛不由自主地在阁楼的顶上拍手叫好。

    “赵公子如何叫好?”女子脸上似乎有点寒霜,虽然声音依旧轻柔美妙,但是却给人一种别样的杀机。

    “公子,江山未复,如何叫好。靖康未雪,如何叫好?”女子眼睛直直地盯着赵埛,两个问话接连而出。

    赵埛一时怔住了,此般场景他应当长叹悲伤才对,却因为来自后世对于靖康之耻虽然有着必消的念头,但是更加震惊的是女子的与众不同,还有刚刚唱词的震撼人心。

    “哎,此事却是赵桐孟浪了。”赵埛认错道:“众人悲伤,是悲伤姑娘唱出的岳武穆,悲伤他的抱负和遭遇,而我只是为姑娘叫好罢了。”

    “哼,孟浪子,小姐别理他。”一个丫鬟跑上来扶着自家小姐退去,叶家小姐临走时深深看了眼刚刚出言调戏他的男子,不过这一幕正在遥望天际的赵埛并没有发现。

    “小丫,他对我叫好哎!”女子不像刚才的眉目含霜,而是带着丝丝的高兴对自己的丫鬟说道。

    “小姐,他就是故意讨好小姐才说的,这些套路我早就听大婶们说了无数遍了。”

    “他叫赵桐,”

    “小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怪不得老爷要把你召回去。”

    此后女子还是会抚琴弹唱,但是像之前那般透露刀剑的再也没有过。琴声有凝神之效,每当此时赵埛不是舞剑,就是悄立屋顶,躺着数天上的星星。赵埛心想,到了临安,一定要查查这女子是谁家姑娘,如此方好登门道歉。

    这一日,赵埛正美美地躺着,琴声突然停住,自船的四周出现数十个火把,显然是遇上了活动在长江上的水盗。

    “小姐,我就说你不要弹了,那家伙就是武痴,你根本就是对牛弹琴,这下好了引来劫道的了。”小丫躲在自家小姐身后,相反这位叶家小姐拿起身旁的宝剑,脸上虽然惊慌但还是说道:“众人莫慌,吴叔且先问问是那条道的。”

    吴叔当即朝着火把最亮处喊道:“不知是江湖中的那位朋友,这是叶家的船还请放行。”

    “死老头,什么叶家,你狼头爷爷不知道,把在船上弹琴的姑娘交出来,我便放你们过去。”四周的这些小船往叶家花船靠了过来,这些水盗纷纷跃上大船,将叶家众人逼在一侧。

    “狼头,”吴叔知道棘手了,狼头是这条路上最不讲江湖道义的水盗:“狼头,据我所知,陆家庄曾经规定,可以劫财,不能劫人。”

    “呵呵,还拿陆家庄威胁我。”狼头将狼牙棒砸在船板上,直接砸出一个窟窿:“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界,老子跑到这种穷不拉几的地方,不就是为了不受他们管,陆家庄虽然厉害,但是也只能管太湖一带,这里是爷的地方。”

    “狼头,休要猖狂,我们这里可是有大侠的。”小丫突然站了出来。

    “哦,”狼头盯着这位小姑娘后面的持剑姑娘说道:“想来这位就是叶家小姐,刚刚的抚琴之人吧,没想到、、”突然一小节木头打在狼头的脸上,打断了这猥琐男的话。

    “谁,”又是一个木片朝着狼头打来。狼头这次有了准备,险险避了开去:“谁”。这个问句已经不像之前的理直气壮了。

    “哎,”这时在屋顶上赵埛伸了个懒腰,跳了下来,说道:“本来本公子睡得挺好,但是没想到来个捣乱的。说吧想葬在哪里?”说到这里赵埛不由朝着叶小姐看了一眼。“琴声不错。”叶小姐也微微一笑,似乎早就知道赵埛在屋顶。

    “原来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狼头开始以为是个高手,但是来人只是一个皮娇柔内的小子,即使看起来有些不凡,但是武学一道属于水磨的功夫,他到将这少年不怎么放在心上。这般想法却是他自身的眼界所限制的,江湖之中历来有少年侠客,天资过人,在武学一道上能够早早超越武林中的前辈。

    “呵呵,可惜你脚步虚浮,内气不稳,,论武功不过是初入三流,论品行肮脏挂在脸上,还做不得我剑下亡魂。”赵埛微微一笑不待狼头发怒,抬脚踏步而上,一股九阳内力用在脚上朝着狼头踢去。这一番出手快若闪电,狼头只来得及将狼牙棒挡在胸前,但是随即狼牙棒,被赵埛左脚踩下,从狼头手里滑落在地,同时猛然一脚将狼头踢飞。

    狼牙棒落在船板上,狼头早已经殒命在赵埛的一脚之下,尸体跌在江水里,徒留下一滩血水也在慢慢散去。

    赵埛此时的武功已经到了江湖之中的二流巅峰,凭借九阳真经的霸道就是一流高手也不敢说稳胜赵埛,三流层次的狼头自然远非赵埛敌手。

    跟随狼头的小喽啰们,在看到自家老大死后,自然逃也似的四散开去,唯恐可怕的少年郎给自己也来那么一脚。

    “小女子,叶怡多谢公子相护之恩。”叶家小姐上前,做了个江湖之中抱拳的姿势说道。

    “赵桐,多谢小姐这几天的琴声。”这句话赵埛说的却是真心话,他这几日对独孤九剑已经有了些头绪,这些往往都是在琴声中练剑产生的。

    “登徒子,我家小姐的琴声就是那样,还会帮助你不成。”小丫有些想不通赵埛谢自家小姐的意思,以为是这家伙有故意引起自家小姐的注意力。

    “哈哈,你这小丫头却不知道,我家公子练习一门剑术,在琴声中多有感悟,即使是我这个用刀的,看了公子练剑也有收获。”叶青此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刚刚就在人群,随时准备出手相护,见自家公子出手,这才没有现身。

    “谁知道,你们两个串通起来骗我家小姐。”小丫不服气,强自说道。

    在之后的几天都很平静,叶家小姐叶怡虽然是柔弱女子,但是看得书却和寻常女子不同。赵埛也是在一个偶然才发现这比自己大一岁的姑娘竟然在看兵法战略,治国策论。

    赵埛当即大奇,脱口问道:“姑娘莫非想学女帝。”

    正在忐忑被赵埛发现自己看这些书后产生不好的看法,听到这句问话当即说道:“怎么,不可以吗?”说着叶怡竟然小声哭了起来。

    “不是,不是。”赵埛才想起这句话的另外一层含义,“难道你想当皇帝吗?”这可是造反的言论啊。

    看到赵埛的窘样,叶怡才破涕而笑,说道:“再说,女帝之前也未曾看这些书。”

    “哈哈哈哈,”赵埛大笑,叶怡的说法太经典:“女帝哪有时间看这些书啊,都忙着谋划当皇帝的事了。”

    “小姐,小姐。”

    叶怡就要答应,赵埛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拉着叶怡的手,两人悄然跃上了屋顶,星光闪耀,月光温柔,何当长谈、、、、

    “我怎么就愣住了呢?愣住了呢?”叶怡脸色有些发红。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