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终极教师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终极教师 > 第858章 、春去春又来!(以及完本感言感谢反击!)

第858章 、春去春又来!(以及完本感言感谢反击!)

作者:柳下挥
    第858章、春去春又来!

    红墙。玄部。

    茶香四溢,却没有人端起来喝上一口。

    年轻首长看着坐在对面的老人,以无比恭敬地语气说道:“先生,你当真就要这么放手了?不再考虑考虑?”

    先生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说得跟这是好大一块香馍馍似的。当年我不想进,但是被朱老给拉进来了。现在我要出去了,难道你还不放人不成?”

    年轻首长满脸歉意,地看着老人,说道:“我听朱老说过,当年原本你是有机会踏入天道境的,但是你的魔障是斩断尘缘六根清净——你不愿意就此归隐,迈出去的那一脚又收了回来。这一耽搁——就是几十年啊。国家亏欠燕子坞,更亏欠你。”

    “都是命。”先生笑着摆手,一幅云淡风轻的模样,说道:“他们生在燕子坞,是命。我成了燕子坞的先生,也是命。白修的事情,我是有过错的。原本早就想要过来请辞,但是前段时间更是燕子坞的多事之秋。现在重归宁静,我自然是要离开了。让我用剩下的这段时间种种庄稼捡捡粪。说不定心中无欲无求之后,临走之前还能够临门一脚迈进去——”

    先生轻轻叹息,语带遗憾地说道:“习武问道一辈子,不能够进去看看,看看那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终究有些不甘心啊。”

    “先生要走,我不挽留。但是先生可有继任人选?这一次,先生可要帮忙把好关啊。”

    “原本我中意的是方炎。”先生出声说道。

    年轻首长笑了起来,说道:“原本中意的是方炎,证明现在中意的人就不是他了,对吧?那小子怎么就招惹你生气了?”

    “前几天我和他谈过一次。”先生说道。

    “他不愿意?”

    “他没说不愿意。”先生无奈苦笑。“他是直接翘家逃跑了。”

    “什么?”这一次连年轻首长都有些震惊了,说道:“翘家逃跑?什么时候的事情?”

    “算了,不用管他了。”先生再次摆手,说道:“这种不够成熟稳重又没有责任心的男人,是难以承担此重任的——我现在另有人选。”

    “是谁?”年轻首长问道。

    “莫轻敌。”先生说道。

    “你觉得他合适?”

    先生无比肯定地点头,说道:“没有比他更加适合的人选。如果当年不是他和神龙一战陨落,我又怎么会收了白修——先生之位,二十六年前就应该是他的了。”

    年轻首长想了想,说道:“既然先生觉得行,那就是莫轻敌了。他没翘家逃跑吧?”

    “就他留下来守门。连他带回来的那条狗都跑了。”先生颇为赞赏地说道:“从此事就可以看出来,青龙莫轻敌是一个成熟稳重有责任感有担当的好男人,足以堪当此大任——”

    年轻首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说道:“那就是他了。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来见我。”

    先生咧嘴笑了起来,好像是做了一桩多么了不起的大事——

    方炎确实翘家了。

    不仅仅是他跑了,同时带走的还有爷爷方虎威、母亲陆婉、媳妇叶温柔、以及方英雄方好汉这两个跟屁虫。

    还有一条狗。

    原本方炎是不想带那条狗的,但是那条龙上了车后就不下来。方虎威老爷子一瞪眼,说道让它出去透透气。于是方炎就只能在车上给它留一个座位了。

    自从爷爷方虎威的腿瘸了之后,就没有离开过燕子坞。

    以前方炎的父亲方意行活着的时候,陆婉和丈夫还时不时出去旅行一趟。方意行不在了之后,陆婉这几年也从来没有走出过村子。

    而且,方炎和叶温柔新婚,总要出去度个蜜月什么的吧?

    于是方炎和叶温柔一合计,索性开一辆大车朝着南方出发。一路走一路玩,走到哪里就玩到哪里。

    让爷爷和母亲散散心,看看沿途他们不曾留意过的风景。

    一路向南,最终的目标是花城。

    这是方炎玩得最开心的一趟,也是他这么多年来最舒心的几天。

    以前的方炎身负重任,怀揣血海深仇,每一步走来都小心翼翼竭尽全力。

    你的贱掩饰不了你的丑,寒冷的夜晚孤单的就像是一条狗!

    这句话是方炎的真实写照。

    方炎是孤独的,甚至是孤苦的。没有人比他活得更累,但是他努力地微笑。让每一个人看到他的时候都能够感觉到他是一个愉快的人。

    所以叶温柔喜欢他,秦倚天喜欢他,陆朝歌喜欢他,凤凰喜欢他,蒋钦喜欢他,叶风声喜欢他,李小天喜欢他,很多很多人喜欢他。

    他是一个好玩的人,和这样的人做朋友是很有意思的。难道这还不够吗?

    生活那么操#蛋,你摆着一张苦瓜脸给谁看?

    看到方炎笑得像是个孩子,陆婉高兴的同时也偷偷地抹了好几次眼泪。

    叶温柔明白婆婆的心意,每次都是握紧婆婆的手给她安慰。

    生活会越来越好,日子会越来越甜。

    方家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车子接近花城地界,到达高速公路的收费站出口的时候,却发现门外停泊着十几辆豪车。

    清一色全是宾利,安安静静地靠在路边,看起来有种奢华的低调。

    当方炎交了过路费之后,栏杆这才放起,然后,那十几辆宾利车便同时推开了车门。

    哗啦啦——

    一个个衣着华丽气派不凡的男人女人依次从车子里走了出来。

    为首的是青云集团的大老板杜青以及他的干女儿李雅,他下车之后顿了顿,然后是兰山谷柳树梅意思这一群华夏顶级公子哥走了出来。跟他们同时下车的还有一个异常抢眼的女人,将上心,将家现在的掌舵人。

    方炎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也会出现在迎接人群里面。

    再跟在后面的就是一些依附在青云或者几大家族的一些势力。他们也想方设法找到机会跑来混个脸熟。

    听说花城这位最强大的公子哥有打人打脸的习惯,他们想着以后不小心招惹他了至少他看在见过一面的份上手下留情一些?

    杜青想要请将上心兰山谷他们走在前面,按照门弟实力,他们是要远远超过他的青云集团的。

    但是将上心兰山谷这些人精一样的人物,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方炎和杜青亲如手足一样的感情?杜青为了救干女儿投案自首,结果在严刑逼供之下咬紧牙关一句方炎的坏话都没有说过——如果他当时扛不住,方炎早就被抓进局子里面去了。哪还有机会去燕京求援解局?

    于是,在收费站工作人员以及一些过路司机的眼神注视下,一群人朝着正缓缓开出来的一辆别客商务车走过去。

    方炎把车子停在路边,按下车窗看着杜青他们,苦笑着说道:“是不是太高调了?”

    “我们也是有这份担心,所以就把人员给精减了好几遍,再终能来的都是没办法再精减的——再减我们自己就来不了喽。而且配车统一,没让他们开太过份的跑车什么的,看起来还算是低调吧?”

    “——”

    将上心看到方炎一脸无语的模样,笑着说道:“你和叶小姐新婚蜜月,老爷子和陆阿姨又是这么多年头一回来花城,我们这些做晚辈的总是要尽一份心意,是不是?”

    “就是。要不是怕打扰你们的雅兴,我们早就跑到燕京去迎接了。”兰山谷大笑出声。押对宝的感觉真是爽快啊。

    “大家都是一家人,原本不用那么生分,但还是要对你们说一声感谢。”方炎和在场每一个人眼神对视,说道:“再说,这种张扬的感觉还是挺好的。偶尔来一次也不错。”

    众人大笑。

    方虎威老爷子和陆婉都下车对大家表示感谢,杜青拉着方虎威老爷子的手,说道:“方老,晚餐我们都安排好了,今天晚上我们陪您喝两杯?”

    “不行。”方虎威老爷子摆手,说道:“两杯可不尽兴。”

    众人再次大笑。

    自从方家崛起,方虎威老爷子心中的抑郁一扫而逝,现在的精神头特别好,甚至比以前看起来都要更加年轻一些。

    将上心和李雅的公关对象是陆婉,极尽嘘寒问暧之能事。

    反而是叶温柔受到了冷落——

    其实主要是没有人敢靠近。

    叶温柔的性格和婚前没有什么两样,清清淡淡的,一幅我很酷你们谁都不要和我说话的表情。

    方炎倒是喜欢极了她这一点,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她这般活得清静自我。

    接受了杜青他们的宴请,大家一块儿去吃了一顿接风饭。

    饭后,兰山谷表示他已经为大家准备了住所。

    叶温柔出声说道:“不用了,方炎在花城有住处。”

    陆婉看着方炎,说道:“你在花城买房了?”

    “不是。”方炎一脸尴尬,说道:“是那个——我之前和别人一起住的——”

    “干净宽敞,晚上就住那里吧。”叶温柔做出了决定。

    “——”

    陆朝歌接到方炎的电话时,也被这个决定给吓到了。

    即便是面对将家步步紧逼时也没有这样的慌乱过,急声说道:“方炎,你们确定要住在这里?还是我帮你们预订一家酒店?”

    方炎苦笑,说道:“还是住你那里吧,有些事情是应该让你知道。”

    “——好。”陆朝歌的声音轻微地颤抖着。

    当方炎载着一家人开车过来时,陆朝歌已经等候在门口了。

    方虎威看到陆朝歌,满脸笑意地说道:“好孩子。苦了你了。”

    陆婉上前拉着陆朝歌的手说道:“过来打扰你了。”

    “不要客气。”陆朝歌有些紧张。“就当是在自己家里就好。”

    叶温柔和陆朝歌眼神对视,然后面无表情地从她的身边走开了。

    方炎走到陆朝歌面前,说道:“委屈你了。”

    陆朝歌眼眶泛红,很快又恢复如常,柔声说道:“你们能来,我心里其实是高兴的——我以为永远都不会有这么一天。”

    方炎握了握陆朝歌的手,说道:“进去吧。”

    一家人在客厅落座,佣人忙着泡茶,陆朝歌站在中间介绍房间安排情况。

    “方老住在三楼东边,那里的空气最好。陆姨住在三楼的西边,那里赏月方便。叶小姐和方炎住二楼方炎之前住过的房间——”

    “你怀孕了。”叶温柔若无其事的扫了陆朝歌的肚子一眼,轻声说道。

    “——”

    客厅进入死一般的安静。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叶温柔,继而又把视线转移到陆朝歌身上。

    “叶——叶小姐——”

    “你怀孕了。”叶温柔再次说道。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姿态。“方炎的,对吗?”

    “我——”陆朝歌脸色苍白,话都说不利索了。

    叶温柔打了个呵欠,说道:“累了,我先睡了。”

    说完,就起身上楼了。

    方虎威呆滞半天,看看叶温柔的背#景,又看看陆朝歌,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好孩子啊,都是好孩子——年纪大了,熬不得夜。英雄,扶我上楼。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呀呀呀呀呀——”

    “——”

    陆婉看着陆朝歌,急声问道:“朝歌,温柔说的是真的?”

    “我——没有的事。”陆朝歌否认说道。

    “朝歌。”方炎正色看向陆朝歌,说道:“是什么样就什么样,直说,不要隐瞒。”

    “方炎——”陆朝歌的眼眶红了,大颗大颗地眼泪就流敞出来,说道:“我不想的,这和我想的不一样,我不想给你带来任何麻烦——要不我出国吧。我带着他出国。走得远远的,谁也找不到我们。”

    “不行。”陆婉斩钉截铁地说道。“你一个女人,现在又怀了孕,要走到哪里?很快肚子就大了起来,那个时候你还怎么照顾自己?再说,要是我方家的孩子,我们——这个责任还是要负的。“

    陆婉掐了方炎一把,说道:“方炎,你做的好事——你倒是说句话啊。”

    方炎看着陆朝歌,说道:“这次你不去燕京,我就知道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小梦和我说话时欲言又止,我已经猜到了一些。我们的事情我早就和温柔聊过,今天她主动提出要住到这里,而且又点破你怀孕的事实,说明她是想接受这个孩子的——你不用走,谁也不用走。不过,工作的事情你要先放一放,不能再和以前那么拼了,以后就好好休息吧。”

    陆婉连连点头,说道:“对。对,要好好休息。我留下来照顾你。”

    “谢谢。”陆朝歌哽咽说道:“谢谢。”

    陆婉的眼眶也红了,搂着陆朝歌说道:“傻孩子,你说什么谢谢啊,是我们对你说谢谢,是我们方家对不起你——”——

    “今天上午十点钟有个慈善活动,美国的巴菲特先生和比尔先生也会参加——”

    “下午三点钟有个经济会议,张#总理点名邀请你参加——”

    “下午五点钟要飞博敖,晚八点钟gce大会你有一个十五分钟的发言——”——

    身穿白色制服的女子从杂志上面抬起头来,说道:“把下午的活动全部取消吧。”

    “可是张总理那边——”

    “让林董代我过去吧。”

    “是,小姐。”秘书清楚这位大小姐的风格,她说去就一定会去,刮风下雨都会去。她说不去就一定不会去,国家总理请她去她也不会去。“可是小姐,你下午有什么行程吗?”

    女人的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说道:“偷偷去见一个人。”

    “那个人比总理还重要吗?”

    “当然。”年轻女人毫不犹豫地说道。

    车子在枫林大道停了下来,一身白色风衣的秦倚天推开车门下车,对牧鹰说道:“你们回去吧。把暗处的人也全都撤走。”

    “小姐,你的安全——”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还用担心我的安全问题吗?”

    牧鹰想了想,打了一个收工的手势,然后自己也钻进劳斯莱斯豪车里面离开。

    树叶枯黄,枫叶满地。

    高跟皮靴踩在上面咔嚓咔嚓作响,听起来就像是秦倚天此时欢悦的心情。

    又是一年秋!

    秦倚天喜欢秋天,因为秋天的景物看起来金灿灿的,是富贵喜庆的颜色。

    叮当——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倚天取出手机,上面显示一条信息:龙之逆鳞。

    秦倚天嘴角微角,回了四个字:触之必死。

    啪——

    一个年轻男人从树上落了下来,说道:“口令正确,请女王交代任务。”

    “任务就是陪我逛街。”秦倚天伸手说道。

    年轻男人走了过去,伸手握住了秦倚天的手掌。

    “喂,你出来的时候那个女霸王说了什么?”

    “她说,虽然她可以做到眼不见为净,但是你也不要太过份——哪有一个星期七天都想着要把别人老公约出去的?”

    “我不管。”秦倚天昂着小脸说道:“当时是她主动跑去找我要求交易,说只要我能帮你击跨将家,她就对我们的事情置若罔闻,难道她现在想反悔不成?”

    “她没有反悔,就是检查出来怀孕了,情绪难免会有些波动——”

    “她怀孕了?

    “对啊。”

    秦倚天拉着方炎的手转身就走。

    “去哪?”

    “凭什么她要比我先怀孕?我不服,我也要怀孕——”

    “——”

    小记:花谢花会开!

    很庆幸《终极教师》能够顺利完本。

    记得发书一个月的时候,国家兴起净网、清源、秋风三大行动,大刀挥起,乱叶纷飞。

    总编邪月给我打电话,问我的书中有没有黑道情节。我说没有。

    问我的书中有没有露骨情节,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说没有,你现在写东西很正派。

    然后告诉我说不可以出现政治、不可以出现黑道。

    我说没问题,我的书中没有这些东西。我在积极弘扬国学,弘扬奋发进取的拼搏精神。

    后来又有人告诉我说不可以出现坏学生,我说好,我让坏学生变好。于是,郑国栋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陈涛李阳等人也改邪归正成为三好学生五好青年。

    不可以出现坏老师,我说没问题,每一个老师都是播撒文明的天使。

    不可以出现师生恋,我去他——我去,他说的对。

    我把秦倚天拉出学校做商界小公举,我让蒋钦和袁琳辍学去唱歌。她们都不再是学生了,就不存在师生恋的问题了吧?

    哦,最后方火火同学都不是老师了,他变成了终极保安——你看看我他妈是不是很智慧?

    前几天在你们大骂老柳更新慢的时候,正是老柳倍受煎熬的时候。

    因为突然间有人说牵手以下都不能写——

    我真的很担心,一觉醒来,《终极教师》突然间就404了。

    那样的话,所有的努力都付之流水。

    经常有人给我留言说,老柳《邻家》我都看了三遍了,你不明白我对它的感情,求你给一个结尾吧。

    看到这样的话我真是欲哭无泪,《邻家》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是我耗费了无数脑细胞想出来的。

    那一段时间正是我作息最不正常的时候,每天晚上通宵码字,写到早晨七点多出门吃一碗绿豆粥一个肉饼然后回家蒙头大睡。下午两点多钟起床,随便吃几口饭就开始码字。以每天一万五千字的速度疯狂拼命。

    现在知道老柳的脸为什么那么大了吧?睡出来的。

    现在知道老柳为什么有一身职业病了吧?拼出来的。

    在距离春节还有几天的时候,《邻家》被和谐了。

    你们了解我当时的感受吗?

    你们知道那个春节我是怎么过去的吗?

    我一个大男爷们坐在出租屋里面不停地抹眼泪,却哭不出任何声音。

    现在,无数的人跑过来告诉我说你们不了解我对《邻家》的感情——

    真的,我了解。念念不忘,证明你们是真正地喜欢它。

    但是你们不了解我对《邻家》的感情。那是我在起点的第一本书,是我第一本高收入的书。是我当时的所有经济来源,是我准备存钱买房子的梦想和依靠。

    它没有了,消失了。

    就是在现在公共场合介绍自己的时候,都没办法把这本书给写进作品列表里面。

    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这样的感觉,你们懂吗?

    为了写好这本《终极教师》,我足足准备了半年的时间啊。

    我找来高中生借来语文课本,我去询问他们现在的生活状态和学习状态。我找来数位专业老师,请求他们给我讲述他们从教的各种各样难题和发生的趣事——我的笔记本上面列的大纲和故事点都有几十页。

    我在此书中写的武痴候振栋曾经就是一位专业性的老师,他也给我提供了不少创作素材。

    当然,大多数最后都没办法用上。

    反正正如你们看到的,《终极教师》变成了《终极保安》,最后变成《太极传说》或者《莫轻敌和一条狗同居的故事》。

    有人说《终极教师》更新慢,我接受批评。

    说我写《终极教师》不用功,那我只能呵呵两声。

    写过东西的人都清楚,喜剧是最难写的。都市喜剧尤其难。

    喜剧写一个段子两个段子,大家乐呵一下,这个很容易。

    但是八百五十八章两百七十万字每一章都要有笑点和故事点,这就是极其困难甚至苛刻的一件事情了。

    有人吆喝着说老柳江朗才尽再也不看他的书了之类的话,我连反驳一句的兴趣都没有,说得就跟我的所有书都是为了给你写地似的。

    要不我新本书扉页上面写一句:献给我最不爱的叉叉叉?

    我写给那些懂我的人,我写给那些懂书的人。

    不过有一点你们说地对,我不是天才,我只是有一点点天赋。

    我比别人更努力,我比别人更拼命,我吃饭想段子、睡觉前想段子、蹲厕所的时候想段子、陪柳下饭玩游戏的时候也在想段子——所以我才能够取得现在这样的成绩。

    这么说自己实在是有些太谦虚了!

    我真是用心了,有书为证。也有书的成绩为证。

    “终极教师,俺们希望继续写下去,跟美帝、沙俄、日耳曼铁骑、阿三、还有岛国、菲佣等等一系列的经贸战役,让朝歌和倚天、上心为主的女强人发挥作用,现在大都小说基本上写的是窝里斗,看的有些腻了,老柳哥哥”

    这是一个读者朋友给我的留言,我收到了很多这样的留言。

    我知道你们舍不得,我也舍不得啊。方火火这个贱人——怎么那么快就要说再见了呢?

    我喜欢的秦倚天、我喜欢的陆朝歌、我喜欢的叶温柔、我喜欢的凤凰、喜欢的蒋钦和袁琳、方英雄和方好汉、杜青、柳树兰山谷——

    还有正直无私心有城府的先生,狡猾如狐却又苦心经营的方虎威,有老酒鬼莫轻敌,有小透明狗冰龙——

    怎么就要说再见了呢?

    对每一个作者来说,结尾都是最难写的。

    因为无论你怎么写都会有人不满意。

    有人希望遗憾美,有人喜欢大团圆。此事古难全。

    《她说,要有光》,此章一出,有人愤怒嘶吼,有人黯然流泪。更多的朋友给我留言说:老柳,请给秦倚天幸福。

    你们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反应?是因为你们爱秦倚天啊。

    我把她立起来了,所以你们喜欢它。所以你们和她同呼吸共命运。

    如果我只是写有一个女生长得好漂亮好漂亮她好聪明好聪明她第一眼看到男主角就喜欢上男主角每天哭着喊着让男主角把她收了再多的女人也无所谓——你们会喜欢这样的小说吗?

    外面多得是啊,你何必跑到我这里来找这份不痛快呢?

    证明你们心里还是想看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想看一些经得住思考和沉淀的东西。

    你们喜欢唐佳怡,喜欢沈漫歌,喜欢秋意寒,喜欢王九九,喜欢闻人牧月,喜欢离,喜欢小红帽不正是这个原因吗?

    秦倚天的每一次出场都华丽之极,她的每一句话都经过精雕细刻,她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要精心设计——所以才有你们喜欢的秦倚天啊。

    不管是写她华丽唯美还是写她落莫遗憾,都是为了塑造这个人,让她活生生地站在你们面前。

    你们因为爱她,所以才会恨我。

    这就是作者的努力,是作者的功力。

    我不怪你们,这是我应得的——荣誉。

    当然,有人说我不听我不听你写得不是我心中想的你让我不开心不舒服不喜欢你就是个大水逼你就是个大傻逼你姜狼才尽——

    有人留言说这后面几章是你找人代写的吧?又j8开始灌水了。

    我只想说,你的脑袋进水了。

    所有的故事结尾,在开场之前就已经想好了。

    我最喜欢的角色是秦倚天、是叶温柔,是陆朝歌,所以他们终得圆满。

    我也喜欢凤凰,因为凤凰太苦也太累了,但是,心有裂痕,再凑在一起反而是彼此的累赘。

    相忘江湖,何曾不是一种圆满?

    我写得第一本书是07年的《市长千金爱上我》,《终极教师》完结于2015年的尾巴。

    谁的数学好,帮我算算我写了多少年的小说了?

    前天晚上十一点多,我在微信公众平台发了一句话:你的贱掩饰不了你的丑,寒冷的夜晚孤单的就像是一条狗。

    有幽默感的朋友留言说说:求别说,老柳被你看穿了,老柳你又在嘲讽我们单身狗——

    还有一些朋友和我玩起了有趣的反击,说老柳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老柳你对自己形容的真贴切。

    但是也有人说柳下挥我看错你了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没素质的人我再也不看你的书了你不值得我去喜欢去追随——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妈的竟然敢骂我——

    后来我想明白了,这样做是不对的。

    因为你不可能奢望所有人的智商都一样,所有人的审美情趣或者说审丑情趣都一样。

    其实那句话写得是我,也是方火火。

    我向那些受伤害的朋友道歉!

    以后我还是会这么干的!

    故事完本了,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想想《邻家》,至少你们看到结局不是?

    谢谢,谢谢你们一路陪我走来,谢谢你们不离不弃风雨同舟。

    总有人说要离开,其实,如果当真要离开的话,你们就不会说那些要离开的话了。

    正如我之前说过的那样:你要走,请好好保重。你留下,我万般欢喜。

    春去春又来,花谢花会开。

    老柳的新书11月11号会在纵横发布,为什么选择这一天呢?因为我想告诉你们,那一天你们的太太或者女朋友很忙,但是老柳会陪你们过光棍节。

    这是不是爱?

    11月11号,我们再次踏上征程!

    我会在微信公众平台随时发布新书消息,如果有《终极教师》的番外也是会发布在这上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

    微信公众平台帐号:liuxiahui28。

    新浪微博:直接搜‘柳下挥’就可以找到。

    那么,再见!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