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洪荒道命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洪荒道命 > 第一千零八章 一个时代的落幕(大结局)

第一千零八章 一个时代的落幕(大结局)

作者:心如磐石
    寂灭仙光消散,罗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唯有沧溟帝血划过一道血芒落在了身穿斗篷之人的身前,被他接在手中,一手轻轻拂过刀面。

    “太阳星和太阴星虽然是陈磐留下的力量,但只有精通阴阳道纹的人才能使用,而且这整个世界的元气亦可以说是陈磐所留,所以周成不算犯规,你输了!”邋遢老头看着他沉声说道。

    周成并非完全靠自己力量赢得,让他心中惴惴不安,担心此人出手。

    “我说过,输就是输,赢就是赢,不管什么手段。而且我若出手,也不会等现在,你无须开口解释,我现在还要等一个答案!”身穿斗篷之人将沧溟帝血一收,静静的看着前方。

    看着空无一物的天空,周成深深地吸了口气,一抬手,将天空中的几件先天至宝尽数收入手中,以阴阳道纹缠绕,一动不动,似乎在沉思什么。

    片刻之后,将诸多宝物一收,留下五方旗护住周身,再将道衍剑提在手中,对着天门飞去。

    此时的道衍剑已不再是绣剑模样,天道神兵,神光闪耀,在天门上一剑劈落,光门如飞花一般消散,云门大开,露出背后情景。

    莫说近在咫尺的周成,便是远处的众多修士也能看到背后风景。

    这传说中的九重天内,竟是宫廷林立,水榭楼台无一不有。庆云飞舞,仙光徐徐,美不胜收。

    宫廷之中,一栋仙庭格外高大,大门上书写三个大字:凌霄殿。

    周成一愣,这三个大字他认识,不仅如此,他还记得依稀间似乎听自己的邋遢师傅说起过。原来并非杜撰,还真有此地。

    正要走过去看看,突然间。只听见一声巨大的咆哮,让整个人九重天一阵剧烈震动,随即就见一庞然大物从潇潇云海之中冲了出来。

    周成一惊,这怪物不是其他,正是自己当年在娲皇神卫幻影中看到的那凶兽十头龙。这凶兽气息诡异,似乎超越了帝皇,却又不入至尊。

    “这是……”剑武尊肃然。不知道这是何物。

    磐神天宫宫主思索片刻,愕然说道:“这莫非就是九头天皇的本体?可为何又是十个头?”

    孙九阳亦是不解的问道:“当年九头天皇进入九重天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成对九头天皇敬若天人,不止一次对他说过此事,只是一直不明白那凶兽十头龙是什么来历,居然可令九头天皇饮恨。

    邋遢老头叹息:“不错,这就是九头天皇的本体。他乃是混元九头龙。证混沌道纹的他本可同境界无敌,可惜,这九重天中却是盘踞着更强大的存在。”

    “还有更强大的存在?”孙九阳愕然,能超越九头天皇的,出了那口金色大钟,似乎再想不出其他了。

    邋遢老头点头:“上个纪元中,有两种凶物非同一般。一种是混沌孔雀,被无极所杀,虽然差点又起死回生,可终归毁于灭世一战。如今那团混沌本源被化为孔雀和大鹏,也算是斩断了混沌孔雀复生的所有希望。”

    “另有一物则是阴阳两仪龙,此物乃是应阴阳之道而生,并以证道至尊,与那混沌孔雀本源一般。难以消灭,在天地开辟之后又重生于世上,甚至拥有了元神,只是没有肉身。”

    “盘古以神通将他封在了九重天中,我本以为他当年是没有能力消灭此物,如今看来却是为了用来设计九头天皇了。”

    磐神天宫宫主愕然:“原来是这凶物,所以九头天皇进入九重天就是被他害了吗?”

    上个纪元中。他曾见过阴阳两仪龙,虽然不曾动手,却也知道此物的厉害。

    邋遢老头又是点头:“阴阳两仪龙被困于九重天中无法脱身,等到九头天皇进入九重天后。冲入他体内,欲以至尊境界强行夺舍。可亏得是九头天皇,若换做其他人,恐怕完全没有抵抗之力。”

    “混沌虽强,但阴阳也不弱,境界差距若天差地别,九头天皇知道无力回天,他拼尽全力将娲皇神卫送出了九重天,并在此关闭了天门,然后一直到如今。”

    “这……周成不会要跟它打吧,打的过吗?”苏月馨惊声问道。

    她想过周成会成为英雄,但绝没想过他会要和这样的存在打。

    “不用废话,看着就是,盘古会给我们一个答案。”身穿斗篷之人淡淡的说道,几人立刻不再说话。

    十头龙横冲而来,杀气腾腾,周成深深地吸了口气,以御剑术催动阴阳五气龙兵对着十头龙杀了过去,同时手掌一翻,拍出昆仑镜。

    昆仑镜飞出,引动天地元气,发出无量玄光,如同定住时空一般,直接定住恶龙一头。

    道衍剑盘旋,扫荡其他龙头,这天道神兵,便是十头恶龙也不敢轻易掠其锋芒。

    周成再将崆峒印拍出,此物虽然气息远不如昆仑镜,但力量诡异,无物可挡。毁容至宝效果对这十头龙也是有效,直接将其一个头颅拍的血肉模糊,再趴在上面,也算是定住一头。

    余下八个脑袋引动可怕的能量对着周成飞来,五方旗盘旋,消融五行,勉强将力量尽数化解。

    周成手一扬,玄黄玲珑塔冲出,玄黄之气洒落,天地一静,径直将第三个头颅镇压。

    “嗷!”

    十头恶龙愤怒咆哮,恨不能直接吞食周成。

    脚踏夭阏醉仙步闪避,抬手间又将炼妖壶和乾坤鼎祭出。

    壶中炼生之气磅礴,仿佛无数触手,直接锁定一头,乾坤鼎亦是不甘示弱,以熊熊苍炎将其中一头定住。

    周成深深的吸了口气,正要将天音琴祭出。突然之间一道玄光从凌霄殿中飞出,分明是一块五色奇石,散发着磅礴的生之气息,犹如板砖砸落,直接将一龙头定住。

    这是传说中的娲皇石,曾被九头天皇所得,之后阴阳两仪龙夺舍。怕此物作祟,从九头天皇身上驱逐,躲入了凌霄殿中一直到如今。

    恶龙的十个头,已被镇压六个,周成又祭出天音琴,演绎阴阳五行之力,发出狠命一记。几乎将一龙头直接击成虚无,依稀间,似乎在发泄五岳仙王之怒气一般。

    “嗡!”一声钟响,一口血色大钟仿佛穿越了时空一般凭空出现,正是那天门血钟,激荡杀戮血气。将一头镇压。

    周成将开天斧抛出,划过一道玄光,犹如开天辟地一般直接劈中其中一头。

    十头恶龙,九个头被锁定,但不仅没有变弱,反而变得更加可怕,仿佛那九个脑袋的力量被尽数逼入这第十个头中一般。

    周成深深的吸了口气。飞身而起,将道衍剑抓在手中,凝聚阴阳之力,一记阴阳归一斩对着恶龙的最后一个头颅杀了过去。

    阴阳之气盘旋而下,仿佛要将整个世界归于混沌一般。

    “轰!”

    一声巨响,阴阳之气溃散释放,十头龙最后一头昂然长啸,混沌之力翻腾。将周成连人带剑击飞老远。

    这最后以后,乃是阴阳两仪龙利用九头天皇肉身凝聚而成,属于它本尊所有,最为强大,又有其他几个头的力量汇集,便是道衍剑也伤不得它。

    “周成!”苏月馨和苏月汐大惊,抱着顾兮玦不顾一切的就要冲进去。

    邋遢老头一挥手。急忙将两人定住。

    身穿斗篷之人不知道想了什么,突然腾空而起,对着九重天飞去,邋遢老头这才带着其他人跟了进去。

    十头恶龙九个头被定住。剩下一头疯狂咆哮,不断挣扎,欲从九大神器中脱身而出。

    周成跌倒在地,血气翻腾,方才那一记太过强大,令他反受其伤,一时间难以恢复。

    “周成,你怎么样?”苏月馨忙将周成扶起,急切问道。

    周成摇头不语,艰难的站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你哥没说怎么打败这凶物吗?这凶物体内还有九头天皇在压制,非至尊实力,若让它成功将九头天皇炼化,世间在无人可挡了。”邋遢老头沉声问道。

    周成又是摇头:“我凝聚不出真正的王者之剑,纵然有道衍剑在手也不行,根本不可能杀它。”

    “那怎么办?”孙九阳惊声问道。

    突然间,感觉天地一暗,众人愕然,抬头看去,之间身穿斗篷之人踏足飞身朝十头龙冲去,手中凝聚玄光,化作八方碑文,盘旋之间,演绎天地万象。

    须臾间,近身至那挣扎龙头处,一掌拍出。

    只听见一声痛嚎,龙头破碎,再见玄光闪烁,一股恐怖的气息若垂天之云降下,席卷九天十地。

    一道身影从那破碎的龙头之中飞了出来,脚踏玄黄,凝聚混沌,仿佛要将这天地撑破。

    长发飞扬,傲然林立,好似要将整个世界踩在脚下一般。

    立于半空之中,气息一顿,突然变得更加强大,急速攀升。霎时间,连天地亦是有感,风云卷动,呼啸而来,乌云密布,依稀间,仿佛要塌下来了一般。

    恐怖的气息冲击四野,仿佛磨灭一切,令邋遢老头忙催动掌心烙印抵挡。身穿斗篷之人立于其身侧,八方碑文盘旋,将对方气息禁锢在九重天中,不至于外泄。

    那清楚那人后,剑武尊与磐神天宫宫主惊呼一声:“九头天皇!”

    这一刻,便是邋遢老头也脸色大变:“至尊!”

    这身影不是他人,正是令整个洪荒世界传颂至今的九头天皇,一度无敌于天上地下的至强天骄。

    此刻肉身被阴阳两仪龙掌控,元灵飞出,没有了阴阳之力的镇压,竟是从帝皇境界生生的攀升到了传说中的至尊气息。

    也许在某种程度还差一线,但只要夺回肉身,真正成为至尊自然只是时间问题。

    邋遢老头心中骇然,他以为自己将九头天皇的天赋想的够恐怖了,没想还是低估了对方,居然在天道压制之下,利用阴阳之力的磨砺,做到了几乎绝不可能的事情,晋级至尊。

    此人被盘古算计,几乎身死。如今脱困,若是要做报复,难以想象还有谁能阻挡他。

    环顾四方,九头天皇眼神中带着说不出的意味,片刻之后,苦笑一声,看向身穿斗篷之人问道:“你是谁?为何助我?”

    无需动手。到了他这般境界只要气息相撞就能略知一二,纵然自己已经是至尊强者,怕也难以胜过对方。

    身穿斗篷之人摇头:“我是谁不重要,盘古可曾有话留给你?”

    九头天皇又是苦笑一声:“有。”

    “你准备怎么做?”身穿斗篷之人问道,似乎已经知道留了什么话一般。

    九头天皇看了看天空,似乎终于做出了决定。看着身穿斗篷之人之人说到:“一人之力,逆天太难,既然你愿意助我脱身,自然也是愿意与盘古合作,既如此,我便为他镇守着半阙天路,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

    话音一落。一掌拍出,混沌之力翻腾,将镇压十头龙的九件神器尽数拍走。

    龙头脱困,正要作恶,却见九个字符瞬间凝聚,再次将九头镇压。严严实实,令其气息丝毫不得外泄。

    剩下一个龙头急速恢复,呼吸间已经恢复如初。

    九头天皇眼中精光一闪。一手平摊,九个字符盘旋,仿佛笼盖了九天十地,无数混沌流星雨在掌心出现。

    此人乃盖世天骄,对于力量的掌控已经达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同样的一招九章伏藏,周成只能闭着眼睛乱轰乱炸,而他却是可以令这神通如同身体的一部分般运用自如。

    一掌拍在那最后的龙头上。只听见一声惨叫,龙头并未碎裂,可阴阳两仪龙却好像遭遇了莫大的伤害一般,难以忍耐。

    片刻之后。九头天皇手掌翻过,却见掌心出现一物,如同碟子一般的圆盘,上面有阴阳纹络不停闪现。

    “法则玉牒!”几人惊呼。

    九头天皇手中拿着的竟然是阴阳两仪龙元神处的法则玉牒,拥有此物,则可修炼道纹,若没了此物会如何?无人知道,因为从来没有人可以在对方活着的前提下将他紫府内的法则玉牒取出来。

    但九头天皇做到了,做到了便是上个纪元也无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看了一眼手中的法则玉牒,九头天皇掌心力量微吐,法则玉牒对着周成飞了过去。

    周成抬手,将这东西接在手中,然后看着九头天皇,心中百感交集,各种思绪盘旋。

    “盘古交代的人是你吧!”九头天皇问道。

    周成深深地吸了口气,点头,再对邋遢老头说道:“师傅,把天心道印给我!”

    “你……”邋遢老头愣了一下,不过没有多问,随手一翻,手中烙印玄光闪烁,片刻间竟是化作一个圆符,好像是个虚影,却又如同实物。各种道纹在其中浮现,玄之又玄。

    周成一手拿着阴阳两仪龙的法则玉牒,另一手接过天心道印,闭上眼睛。

    片刻之后,又有一个圆盘从他紫府之中飞了出来,竟与那法则玉牒一模一样,有阴阳纹络浮现,但相对阴阳两仪龙的法则玉牒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两个圆盘与那天心道印缓缓飞起,融为一体,顷刻间化作一个道纹若流水缓缓流动的玉符,依稀间,仿佛有道音流转,让人心驰神往。

    “这……什么玩意?”孙九阳惊声问道,那玉符有种说不出的魔力,让他竟是忍不住想要直接抢过来。

    “造化玉牒!”周成深深的吸了口气,再看向天空的九头天皇和身穿斗篷之人慢慢的说道:“得之,可掌控这个天道之下的世界。”

    这才是关于九重天传说中的真正秘密,至尊虽强,却只能统治这个世界还做不到掌控。唯有得到这造化玉牒的人,才能掌控整个世界。

    这一刻,他心中涌起了各种难以形容的思绪。眼前的两人明知道此物的效果,却是完全没有动心,这就是所谓的强者之心,不为外物所动吗?修行自身道果,不论他人如何。

    九头天皇微微一笑,对着那第十个龙头飞去,在那龙头之顶缓缓盘膝坐下,慢慢消失。

    十头龙一声长啸,终于不再动弹。被混沌之力包裹飞向云海,消失不见。

    身穿斗篷之人长叹一声:“赌约我输了,你们处理好余下的事情去我岛上找我。”

    说完便一脚踏出,消失不见。

    两大强者离去,整个九重天突然安静下来,周成跨出几步,环顾四周。许久之后,对着邋遢老头说道:“师傅,以后要劳你帮我照顾她们了。”

    苏月馨一惊立刻惊声问道:“你说什么?什么意思?你不是赢了吗?”

    周成摇头:“我是赢了,但我还得死一次。”

    “怎么回事?”邋遢老头皱眉说道,显然他也不明白。

    周成叹息:“得造化玉牒可有两种选择,一是直接成就至尊。掌控天地。另一种则是变得无情无欲,如同天地大道一般。我答应了为我大哥守护这个世界,所以我准备用第二种。”

    苏月馨与苏月汐眼中满是惊恐:“无情无欲!”

    她们听说过上个纪元曾有某种功法,可以杀死自己变得无情无欲以得到更加强大的实力。没有了情和欲,纵然还是原来的那个人,但实际已经是死了。

    周成微微一笑:“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彻底死去。还会回来。”

    再看着邋遢老头说道:“三尺剑曾创下一旷世奇功叫轮回转生**,正因为此功,所以才有了我大哥。这功法有缺陷,我大哥进入极道境界后将其与玄女经结合得以补全。”

    “我施展此功,便可如玄女经一般将本尊化成心魔,再用轮回转生**将我本尊从生命烙印中蜕出来。有朝一日,即可重生这世上。”

    “而蜕出本尊之后的我则会无情无欲,正好以身合道。”

    邋遢老头凝眉:“这就是你大哥让你跟我说的话吗?”

    周成摇头:“他说了。若罗睺师傅承认输了,你们以后就听他的,千万记得这点!”

    “他当年有能力补足天道,却是放弃,并非其他。若补全天道,这就成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虽然混沌青莲之力可以和天地大道抗衡。但里面的人也再也不可能出去。”

    “那你现在补全天道又是为什么?”邋遢老头不解的问道。

    周成又是摇头:“我这不叫补全,只能说补上。苦僧曾以木桶与我比喻过天道,五十块木板缺了一块,而如今我只能算半块。阴阳两仪龙与九头天皇算是另外半块。”

    “我大哥不愿意就此被天地大道圈养,所以只是关上了天道大门,当实力足够的时候,自然又能打出去。”

    邋遢老头、剑武尊、磐神天宫宫主和太史阁阁主都是沉默不语,很多事情,到了今天他们才终于明白过来。

    周成走到苏月汐面前,将昏迷的顾兮玦抱在怀中紧紧地搂住,在额头上亲了一下,不愿放开。

    苏月馨脸色黯然,默运玄功,准备将顾兮玦唤醒,周成却是摇头制止了她:“不用了,等她醒来了再跟她说便是。告诉她,她的男人这次做了回英雄!等着我,我会回来!”

    这话让苏月馨脸色更加暗淡,悔教夫婿觅封侯,如今的她早已后悔当年让周成做英雄这事了。

    再将顾兮玦交给苏月馨抱着,手托造化玉牒,准备往自己的紫府按去。

    “小成子,你一定要回来,不然我就真的跟别人成亲,给别人生娃!”苏月汐大声喊道,眼中带泪。

    周成笑笑:“没这机会的,休想别的男人碰你!”

    一旁的孙九阳脸色微微一动,上前问道:“兄弟一场,还有什么没完成的事情没?我帮你完成。”

    周成思索了片刻,笑着说道:“我曾差点被巫族大祭司算计,你敢为我去报仇吗?”

    话音一落,突然一愣,苦笑摇头:“让你给算计了。”

    他即将合道,出言即法,如此说话如同委托,若孙九阳日后真为此闹了巫族,等于是替天行道,自然会有功德因果所得。

    孙九阳哈哈一笑:“兄弟一场,便宜下我不是挺好吗?还有什么没,只管说来。”

    周成摇头:“我不能随意破坏天道规矩,不然后果严重,就此为止了。”

    他虽然是被盘古以特殊方式速成的至尊,却能调动天道之力。便是复活死去的人也没问题。不过那样必将导致天地大乱,所以他如今什么也做不得。

    “小成子,我怎么去找你?”苏月汐问道。

    周成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等我合道后,若有机会问问那个时候的我,他应该知道,也许会说。”

    再与众人微微颌首:“各位。暂时再见了。”

    “让我来吧,我也是修炼阴阳道纹的!”邋遢老头沉声说道。

    周成笑着摇了摇头:“你不行的,才一半阴阳道纹。而且我并不是回不来了,相比之下,我大哥他才是真正的九死一生。我天生不是所谓的强者,这是我能为他做的唯一事情了。”

    停了一下。怅然说道:“其实,我真的只想做个普通人!”

    话音一落,闭上了眼睛,将造化玉牒往自己的紫府慢慢按去。

    苏月馨和苏月汐捂着嘴拼命让自己不会发出声音来,便是邋遢老头也是泪光闪烁,那个喊他做师傅的,那个看起来并不是多么高大的人。此刻却是那般的雄壮,顶天立地。

    他不是什么名师,一辈子只收过两个弟子,他也从没来没有教导过让两个弟子做什么舍生取义的大英雄,甚至只想将他们教成坑蒙拐骗绝不吃亏的接班人。可命运就是如此可笑,两个弟子都先后做出了这等英勇大无畏之事。

    尤其是眼前的这个弟子,更是让他难受。周成从来不是一个什么以大英雄自诩的人,甚至只想做个好吃懒做的混混。可硬生生的被自己和他大哥的算计逼到了这一步。

    周成身上玄光闪烁,如天道轮转,当造化玉牒完全融入紫府之后,只感觉他气息突然一消,竟如同死去了一般。

    一时间,天地轰鸣,道音滚滚。五色霞光充斥九天十地,众生惊惧。

    日月星辉流淌,划出天道之痕,青莲纷飞。兰芝从天而降。九重天内的情景瞬间投射到了每一层世界的天空之中。

    无数玄光在周成身上闪烁,最后汇入其掌心,化作一团生机勃勃的能量,缓缓飞上了天空,消失不见。

    身上玄光消散,头上发丝自动挽成了道髻,身上化出了一青袍道服,背上绣着一阴阳太极圆。双眼睁开,已经是空无一物的空洞,没有丝毫情感。

    天道补全,秩序大变,洪荒大陆立刻地动山摇,将要崩塌一般。

    周成一手探出,将五岳峰收入掌心,再一掌拍下,穿过九重天界,直接到了洪荒大陆。

    东岳峰入深渊魔域,南岳峰入巨野,西岳峰入凤凰岭,北岳峰如真龙领,中岳峰则是落在了昆仑仙境中曾经的剑指峰处。

    五岳入地,玄光冲天,定住天地万道,稳住洪荒,天灾消散。

    再见周成一掌扫过,直接穿过数层天界,竟是将六重天从诸天之中抽了出来,将九天之中消散的魔气尽数汇入其中,引阴阳之力凝炼,竟是化作一界,并入九天之外,是为真正的魔界。

    又一指点出,魔光凝聚,生死之气盘旋,一道身影逐渐凝聚,一头白发,正是罗睺。

    对着罗睺欠身一礼,周成开口道来:“从今日起,我名鸿钧,居九天之上,立道门万象。道魔对立,如阴阳轮转,缺一不可,消长共存。你为魔祖,居魔界之内,不得外出,凡魔界之事,皆以你为主,我也不得干涉。”

    看着眼前的周成,罗睺脸色变幻复杂,半响之后终于对着他也是躬身一礼,去了魔界之中。

    罗睺离去,周成对着邋遢老头躬身一礼:“我为道祖,你为道师,凡入我门下弟子皆当以祖师之礼相待,颂赞尔名!无量天尊!”

    邋遢老头叹了口气,亦是对着周成一礼:“无量天尊。”

    周成长身而立,伸出二指弹动,只见巫岛磐神谷内紫气冲天,半阙紫霄宫沐浴仙光冲天而起。

    同一时刻,海外磐神天宫内亦是紫气潇潇,半阙紫霄宫冲上云霄。

    两阙紫霄宫穿越了时空一般瞬间出现在九重天中,合二为一,只见紫气氤氲,灵光闪烁。

    宫门洞开,不见其中景象。

    “我今合道。定天地之气。立道门,传道统,三千六百年后,紫霄宫开讲,有缘者自可入宫内听讲。无量天尊!”

    鸿钧说道,就要往宫中走去。

    “等等!”苏月馨大声喊住:“如何才能找到周成。”

    “九阳聚首,离火之精!无量天尊!”

    话音一落。鸿钧大步朝紫霄宫走去。步入其中,宫门关闭,紫光一闪,整个紫霄宫消失不见。

    洪荒大陆东北外冰雪小岛。

    邋遢老头与太史阁阁主、剑武尊和磐神天宫宫主落下,步入石窟。

    身穿斗篷之人盘坐在地,轻轻的弹奏身前的天音琴。阴阳五行之力飞舞。让几人有如梦似幻之感。

    “我来了,有什么要说的?”邋遢老头问道。

    身穿斗篷之人停住琴音开口说道:“第一,将枯木逢春功法给我!”

    “为何?”邋遢老头不解。

    “天残地缺神功是为弥补周成天生不足而创,不过其中的枯木逢春功法实际上是陈磐为自己创造的功法,具体玄妙我也说不清楚,只知道此功法与一种叫进化的能力有关,没有极限。”

    “陈磐一身所学。传承无极、灵犀圣人、三尺剑……,归根结底,他其实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道。他要战天,就必须逆天斩道,创出属于自己的道法。”

    “枯木逢春功法乃是大道之外的道,不入大道之中,我要以此功法引导他归来。”

    邋遢老头略作思索,将枯木逢春功法交了出来。

    “第二。你们不想死的话,就找地方好好隐居,包括荒古四魔,我不吩咐你们的时候,都不要出来。”

    太史阁阁主冷笑一声:“若我不隐居,莫非你想杀我们不成?”

    身穿斗篷之人摇头:“不是我要杀你们,而是陈磐要杀你们!林雨婷、白虎王包括周成。爱人、战友以及至亲之人,看看他们的情况,无不被陈磐算计利用。我不是危言耸听,他制定的计划。不允许出任何状况,任何破坏他计划的人,都会被他的算计无情杀死。”

    “不可能,他不是这样的人!”剑武尊沉声说道。

    身穿斗篷之人笑了笑:“最了解一个人的不是他的朋友,而是他敌人。我曾是他的敌人,以时间道纹研究过他毕生,所以比你更加了解他。不错,他虽然号称人魔,但的确是重情重义之人,照一般的常理,他绝不会这么无情,不过……”

    “若当他制定这计划时,是用神通抽离了自己的感情,在一种无情有欲的情况进行的,你们又会觉得如何?”

    “这……”邋遢老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无法反驳。无情有欲的人是最可怕的,为了心中的**可以做出任何事情来。

    “他最爱的人是一个叫纪雪芙的女子,纪雪芙虽然修炼的弃天之道,但终究不过混元境界,要复活她不会比荒古四魔困难。但为何他复活了林雨婷,却没有复活纪雪芙?就是因为担心纪雪芙会为了复活他破坏他的计划,最终被他留下的算计杀死,从此永远消失。”

    “他以这种方式让周成成就至尊,看似风光无限,实则斩断了他的前路。你们如果谁觉得自己在他心中比他这个宝贝弟弟重要,尽管出来搅风搅雨便是,我绝不会拦着。”

    邋遢老头点了点头:“好,我们知道了,自然会注意。”

    身穿斗篷之人又开口说道:“第三,将风里熙放出去。我需要让她来创造人族,所以她必须变强。”

    “人族,不是有吗?为何还要造人?”磐神天宫宫主开口问道。

    身穿斗篷之人摇头:“还有人族吗?不,已经只有仙族了。崆峒印变成了那个模样,你还不明白吗?”

    “可你为何还要造人?昔日虬人的事情还想重演吗?”太史阁阁主问道。

    身穿斗篷之人淡淡的一笑:“我若想重演当年的事情,便是自己造人了。风里熙有生命法则,她造出完整生命本源的生命来。我之所以造人,便是因为陈磐只用通过人族才能回来。”

    “不可能!”邋遢老头立刻大声说道:“我从天心道印感觉到他的生命本源正在凝聚,并不是如你所说的这般。”

    身穿斗篷之人又是摇头:“你错了,凝聚的生命本源并非是陈磐,而是三尺剑。当那个生命本源重新凝聚之时,便是三尺剑回来的时候,与陈磐已经再无关系。另外。我之所以愿意与陈磐合作,就因为他告诉了我一个关于他本身最大的秘密,连纪雪芙都不知道的秘密。”

    “什么?”邋遢老头问道。

    身穿斗篷之人沉声说道:“他不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人,他不是仙族,不是蛮族,而是真正的人族,一个不在大道之中。不是靠紫府修炼,而是用三魂七魄来修炼的种族。风里熙必须造出真正的人族,陈磐才能回来,不然他将会永远消失,彻底死亡。”

    “若非陈磐说出这个秘密显示他的诚意,你以为我会接受他说的合作吗?”

    邋遢老头几人震惊。他们从来不知道陈磐身上还有这样的秘密,纵然对面这人不像说话,可他们几个依然不敢置信。

    片刻之后,邋遢老头才终于点头:“好,这个也可以答应你!”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身穿斗篷之人又开始低头弹琴,不再理身前几人。

    巫岛。

    大祭司站在山顶远眺洪荒大陆。一脸笑意。

    琉璃飞落身后,行之大礼,急切的说道:“禀告大祭司大人,后土娘娘的元灵又跑出去了。”

    大祭司微微一笑:“无妨,让她去玩闹便是。让所有人都准备一下!”

    “是!”琉璃本能答道,然后抬起头来,有些不解。

    大祭司看向洪荒大陆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们的时代来了!”

    尾言

    龙凤大劫,道祖与魔祖交锋。最终以鸿钧掌造化玉牒身合天道结束。

    因最后一战中,三大妖族精锐丧尽,致使妖族实力大损,群雄无首,整个洪荒大陆大乱陷入乱战之中。

    鸿钧合道后一百年。

    有一人身蛇尾女子从九天玄女宫中走出,手持山河社稷图,以绝强实力平息各地纷乱。活人无数。

    最终得各族共尊,入主娲皇宫,为有别于前任娲皇,又因生女相。所以人称女娲。

    鸿钧合道后二千五百年。

    巫族从洪荒大陆西北而来,以绝强实力横扫洪荒,妖族颓败,整个洪荒大陆再次陷入战乱之中。

    鸿钧合道后三千年。

    太阳星。

    因周成催动阴阳眼,使用了太阳星和太阴星中的力量,此地的太阳真火威力已经连曾经的一成都不到。

    一道身影凭空出现,身穿斗篷,慢慢的落下。

    “嗡!”一口金色大钟飞出,如临大敌,将要攻击。

    身穿斗篷之人微微摇头:“想要你主人回来,就给我让开点!不然你一辈子也别想再看到他。”

    金色大钟犹豫许久,终于不敢的退去。

    身穿斗篷之人慢慢的走到太阳火灵果下,太阳火灵果尚未成熟,两个大蛋依旧,而那只已经出生的三足金乌已经是奄奄一息。

    身穿斗篷之人微微一笑,慢慢的走了过去……

    《全书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ps:从六月二号上传,到元月一号结束。

    匆匆半年过去,道命已经结束。

    如很多人所说,道命比物理缺少了一分激情,这无法否定,不仅仅是因为陈磐布置了一切,更因为周成本就不是一个有强者之心的人,反而是一个相对更真实的人。

    实际上我本想将道命当成番外来写,可实在有太多伏笔要为下本书埋下,所以干脆写成了正文。也许让不少支持磐石的人失望了,这也与我自身原因有关,无法解释什么,只能说抱歉了,对不起!

    新书《妖皇本纪》会在三天后上传,物理和道命中大部分的坑都会在《妖皇本纪》中填上,包括荒古四魔在洪荒世界的身份。

    上个纪元的绝大部分强者都会隐去,没有了他们背后操纵,整个洪荒将会更加精彩。

    妖族衰败,需要一个强势的皇者带领才会重新振作,这本书我也准备了很久,所以《妖皇本纪》将会是一本比物理更加激情的故事,希望大家继续支持磐石。

    非常感谢,祝愿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